首页 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其他 完本 书单
173小说 > 历史 > 盛唐日月 > 第三十八章 业火

盛唐日月 第三十八章 业火

作者:酒徒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10-18 18:25:10 来源:81zw

橙红色的太阳从东方升起,却不带丝毫的暖意。寒风料峭,敌楼顶上的战旗猎猎作响。大唐金山道大总管站在敌楼中,手扶围栏向东眺望。鼻孔中呼出来的水汽,在兜鍪的边缘凝结成一层白霜。

“大帅,下去喝点儿热汤吧!”掌书记荀颍达披着厚厚的貂皮大氅,沿着台阶缓缓而上。双手抱拳,心疼地建议,“咱们派去接管孤石山、岐山和谒者馆的兄弟,都足够机灵。一旦有了少帅的最新消息,肯定以最快速度送回来!”

“我知道!”郭元振叹了口气,轻轻摇头,“我只是心里头不踏实。站在这里吹吹风,会感觉好一些。”

“张少监没有苛待少帅,他自己,也不像个不顾弟兄们死活之人。”明知道安慰没用,荀颍达依旧小声补充。

郭元振没有回应,冲着他笑了笑,又叹了口气,转过头,继续望着东方的旷野发呆。前几天下的暴雪一直没有融化,天地间一片雪白。但疏勒城向东,却有一条非常清晰的道路,一直绵延到他的视线之外。

那是马蹄踩出来的道路。半个月来,姓张的冒失鬼示威一般派遣信使,向他传递捷报。同时邀请他派遣后续部队,去接管孤石山、岐山、谒者馆等前一段时间被突骑施人占领的堡寨和城市。起初,每一次捷报和邀请传来,都令他倍感屈辱。而自打三天前,信使送来了收复济浊馆的捷报,却没带来张潜请他派兵进驻的邀请,他心中所有屈辱和仇恨,就全都变成了焦灼。

实话实说,在最初张潜强行借走三千兵马之时,他根本不看好对方。虽然那个冒失鬼的狠辣与奸诈,都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可战争结果却是凭军队的整体实力来决定的,主将和狠辣与奸诈,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在郭元振的预测中,即便没有荀颍达安排的那些弟兄从中捣乱,张潜凭借三千士气低落的兵卒,也很难拿下孤石山上的堡寨。而一旦那支兵马停顿于孤石山下,迟迟不得寸进,他就可以重新跟姓张的冒失鬼过一下招了。

是以兵势威逼也好,是从朝廷那边发力也罢,他肯定能占尽上风。至于鸿门宴和给遮孥传递消息,则完全可以解释成是姓张的冒失鬼多疑。反正有太平公主一手遮天,而姓张的冒失鬼既没完成牵制娑葛,救援龟兹的任务,又当众威胁了他这个唯一可以收拾残局的人,罪孽深重。

让郭元振打死都想不到的是,姓张的冒失鬼,居然一路势如破竹。那三千被他强行借走的金山军弟兄,非但没有士气低迷,军心溃散,反而在姓张的冒失鬼手中脱胎换骨,甚至在野战中,正面将一支数量跟自己差不多的突厥骑兵直接击溃!

这怎么可能?!最初接到战报之时,郭元振一直以为张潜是在吹牛,也希望张潜是在吹牛。而随着他派出去的弟兄,相继接管了孤石山,岐山,并以八百里接力的方式送回了最新战报,他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一系列**辣的现实。

“拿下谒者馆就可以了,应该见好就收了!”

“谒者馆距离娑葛囤积粮草辎重的要地姑墨只剩下三百里了,已经足够让娑葛感觉到压力,分兵回防了!”

“不能继续往前了,真的该见好就收了!只要娑葛分兵回防,对龟兹的威胁就会大为降低。以牛师奖的老练,已经有八成以上机会,确保龟兹城不失了!”

……

每次接到捷报,郭元振在心中,都试图从大局考虑,替张潜谋划。但是,顾忌到自己的颜面和对方的态度,他又让这些谋划,全都烂在了肚子里。而接下来的事实证明,他完全低估了张潜的野心与疯狂。在拿下了谒者馆的当天,后者居然就直接率部扑向了济浊馆。

三天前,信使送来的最后一份捷报。张潜所部的金山军偏师,迫降了突骑施拔悉部,拿下济浊馆。然后,那支偏师就袅无音讯。

从那时起,郭元振就彻底无法安睡。每天不待天亮,就会站在敌楼中,期待信使或者自己派出去弟兄传来最新消息,然而,每天从早盼到晚,却只盼来了越来越凛冽的寒风。

他唯一的儿子,在那支队伍中。虽然据信使和细作的汇报,少将军郭鸿没有遭受半点苛待,并且跟张潜想处得极为融洽。但是,他却相信,张潜既然已经拿下了济浊馆,就绝不会像自己想的那样,就此按兵不动。

已经被胜利烧红了眼睛的张潜,肯定会扑向姑墨城。这点,郭元振不用想就知道。而姑墨城,却是西域数得着的重镇,里边粮草器械充足,兵力也不单薄!

“张潜能将姑墨城也拿下么?如果他进攻受挫,有多少机会撤回济浊馆?如果拔悉部降而复叛,张潜岂不是要腹背受敌?如果他在济浊馆也站不住脚,他下一步会退到哪?如果他兵败身死,鸿儿……”

郭元振不敢继续想,每次想到这儿,他眼前就是一片血光!为了让自己宽心,他努力推测最佳结果,张潜运气爆棚,抢在娑葛派兵回援之前,击败叶护摄图,拿下姑墨!那样的话,龟兹之危就彻底解了,娑葛的覆灭,就指日可待了。但是,张潜和鸿儿,以及二人所带的那三千弟兄,恐怕全都要有去无回!

发了疯的娑葛,肯定会不顾一切回扑姑墨。而为了保证城里的粮草辎重不再度落入娑葛手中,张潜肯定会选择死守。而牛师奖为了避免被围点打援,未必能够及时率部赶过去相救。周以悌和阿始那忠节都是娑葛的手下败将,肯定没力量相救。至于自己这边,从疏勒到姑墨,有八百多里远,即便现在出兵,都未必来得及……

“大帅,大帅,马,马!是信使,是咱们的斥候!咱们的斥候和张潜的信使,一起回来了!”正心里揪得难受之际,忽然间,郭元振感觉到自己的肩部被人用力拍了一下,紧跟着,掌书记荀颍达的声音,就传入了他的耳朵。

“在哪?”郭元振激灵灵打了个哆嗦,用手一边揉眼睛,一边努力向外眺望。

果然是自家斥候和张潜的信使,从背上高高竖起的认旗,他就能分辨得一清二楚。信使显然已经跑脱了力,需要用绳索将自己绑在马背上,才不至于掉落于地。而他麾下的斥候们,则紧紧保护在信使的身侧,宛若护着一件稀世珍宝!

“开门,放他们,不!接他们进来!老夫亲自去接!”下一个瞬间,尖利的叫嚷声,从郭元振嘴里发出。猛地一转身,不顾自己的年龄和身体状况,他迈步沿着马道飞奔,转眼间,就来到了城门洞内。

城门,被兴奋的弟兄们推开。几名亲卫担心郭元振的安全,快步迎出城外,挡住斥候的去路。然后和斥候们一道,七手八脚地将信使从马背上抬了下来。

“大捷,大捷,我家行军长史于本月十七日傍晚,夺取姑墨州,斩杀姑墨守将摄图及其麾下一千三百余人,其余突骑施部众溃散!”信使已经累得无法站立,却依旧坚持着从背后的竹筒里,取出一份带着火漆的文件袋,亲手举到了郭元振面前。

“哪天?”郭元振身体晃了晃,差点一头栽倒。

这是他预测中最好的结果,同时也是最坏的结果。到了这一步,张潜和郭鸿两个,几乎一只脚就踏入了鬼门关。

“十七日,傍晚!”信使喘息着重复,唾液和血水,顺着嘴角不受控制往下滴。

那是三天前,不,是三天三夜之前!郭元振强行压下去心中紧张,默默推算。来不及了,事到如今,他真的做什么都来不及了,只能听天由命。

用颤抖的手,拔出横刀,割开火漆封着的文件袋,他取出里边的捷报,快速浏览。希望,自己能够从张潜送来的捷报中,看到自家儿子和那三千弟兄们的一线生机。

捷报带着明显的张氏风格,完全由数字和事实构成,不带半个华丽的辞藻。但捷报中的每句话,都让郭元振心脏抽得更紧。

姑墨城中,果然存放着大批的粮草辎重,甚至还有非常珍贵的猛火油!而张潜,果然不肯让这批物资,再回到娑葛之手。他肯定没有能力组织人手,在娑葛回扑之前,将物资运走。但是,接下来打算如何做,他却在捷报中却只字未提。

带着最后的期待,郭元振的目光迅速落向捷报的最后,一行霸气的字迹,迅速进入他的眼睛。“粮草难以为继,娑葛军心必乱。机会难得,郭总管切莫错过!”

郭元振的心脏又抽了抽,眼前阵阵发黑,随即,浑身上下一片轻松。

将文件迅速收进信封,他咬着牙,沉声吩咐:“颍达,替老夫修书给娑葛。告诉他,如果他现在解散部众,跟老夫一道去长安负荆请罪,老夫还可以保住他的妻儿和族人。若是继续执迷不悟,老夫必将尽起疏勒之兵,将他本族上下犁庭扫穴,望他好自为之!”

随即,用力挥刀虚劈,浑身上下霸气尽现。“擂鼓,聚将,兵进孤石山。老夫要跟娑葛一决雌雄!”

……………………

夜幕下,距离姑墨城不到五十里的阿悉言城,战马悲鸣声不绝。

中军帐内,灯火通明。白发苍苍的粟特族通译,奉娑葛的命令,将一份唐军斥候射进城里来的战书展开,高声朗读。

“尔乃蛮夷,有地不过一村,拥众不过百户。既无尺寸之功于国,又无才德服众。大唐皇帝不嫌汝卑鄙,封汝高官显爵,赐汝种子器具。乃是千金市马骨也!”粟特族通译脸色煞白,声音也越来越低“汝却,却贪心不足,得寸进尺。欲以萤火与日月争辉,豺狗,豺狗与蛟龙同列……”

“别念了,欺人太甚!”

“该死,姓张的罪该万死。早晚老子要抓住他,挫骨扬灰!”

“抓住他,押到龟兹城下去,千刀万剐!”

“抓住他,押到龟兹城下去点天灯!”

………

四下里,骂声此起彼伏。娑葛帐下的特勤、叶护、啜、埃斤、达干们,一个个气得两眼发红,嘴角白沫飞溅。

眼看着龟兹城被攻破在即,大军却因为存放粮草辎重的姑墨城被抄,不得不掉头回扑,他们原本肚子里就憋满了无名业火。而现在,姓张的居然胆大包天,把战书直接射进了阿悉言城中,更是让他们忍无可忍。

阿悉言城距离姑墨州还不到五十里,如果不是娑葛念弟兄们长途行军辛苦,担心被姓张的半路偷袭,突骑施大军现在已经杀到姑墨城下,将姓张的狗贼包围起来,乱刀砍死。哪有可能,让此子派人登门挑衅,趁着天黑,将写满了字的战书射得到处都是?!

“继续念!”唯一保持着冷静的,只有自封为突骑施十姓可汗的娑葛本人。仿佛喜欢挨骂一般,他放下手中茶盏,从容命令。

“是!”粟特族通译不敢违背,继续对着战书,小心翼翼地宣读,“春天时念汝初犯,大唐不欲不教而诛,给汝机会迷途知返。而汝却不知道感恩,反以为我将士懦弱。夏末,汝又倾巢而来,先夺姑墨,再犯龟兹。杀我百姓,毁我农田,焚我房舍,污我学校。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某奉朝廷之命,起三千铁甲,半月之内,连连光复数城,断汝后路。汝积年劫掠所得,以及粮草辎重,此刻尽数落入张某之手。汝若理智未失,当知自己大势已去。尽早自缚手臂来降,张某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保证只诛首恶,胁从不问!汝若执迷不悟,张某必提三尺剑,斩你于马下,然后挥师直捣汝,汝之巢穴。”

粟特通译的声音再度停止,脸色更白,顶着一头冷汗抬头观望。

“继续念,怎么不念了?!”娑葛狠狠瞪了他一眼,厉声催促。

“小的,小的不敢!”粟特翻译两股战战,不停地抬手擦汗。

“叫你念,你就念。否则……”娑葛等得不耐烦,手快速抓向腰间刀柄。

粟特通译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继续朗读,“突骑施各部埃斤见此书后,若提娑葛人头来见,前罪尽赦,大唐以娑葛之爵封之。突骑施各部埃斤若不尽早与娑葛割席,娑葛覆灭之日,亦是尔等身死之时!届时,尔等麾下勇士,杀特勤者为特勤,杀叶护者为叶护,杀埃斤、吐屯者,大唐皆以……”

“停下,别念了!”娑葛忽然失去了冷静,站起身,一脚将通译踹出了半丈远。

粟特族通译口吐鲜血,却不敢喊冤,趴在地上,连连叩头求饶。自封为突骑施十姓可汗的娑葛,却忘记了先前是自己坚持让通译念的战书,摆摆手,命令武士将通译拖下去处死。然后咬着牙,厉声向四周询问:“尔等看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

“不,不,没听清楚!”

“听清楚了前面的,没,没听清楚最后几句!”

……

四下里,回应声五花八门。他的嫡系将领,敢实话实说。而那些仆从部族的埃斤,吐屯们,却唯恐说出来的答案无法让他满意,立刻遭到池鱼之殃!

“我不管你们听清楚了多少,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们,在大唐皇帝眼里,咱们都是一群蛮夷!这份战书里说得好,他以前对咱们好,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没有一丝一毫出自真心!”不愧为一代枭雄,即便被骂得狗血喷头,娑葛依旧没忘记从战书里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部分,去煽动仆从各部,“他今天怎么骂我,明天就会怎么骂你们。哪怕你们对大唐皇帝再忠心耿耿,到头来,也只是他家养的一匹马,或者一条看门狗!”

“该死!”

“欺人太甚!大唐皇帝欺人太甚!”

“杀回姑墨去,把粮食抢回来!”

“杀姓张的,点天灯!”

……

众埃斤、吐屯们,这会儿无论心里如何想,都红着眼睛挥舞手臂,做怒不可遏状。

“他其实说的没错!”知道麾下这些埃斤们,都是些什么货色。娑葛咬咬牙,继续高声补充,“他说的其实没错,我本部族人,的确只有千余帐。我原本所拥有的牧场,的确大不过中原一个村!但是,我,突骑施的可汗娑葛,今日对天发誓。宁死,不再为大唐鹰犬!我,突骑施男儿娑葛,宁战到最后一息,也绝不为奴!”

“绝不为奴!”

“突骑施男儿,宁死不屈!”

“突骑施男儿绝不为奴!”

……

议事堂内,呐喊声响成了一片。娑葛麾下的特勤、叶护、埃斤、啜、达干、吐屯们,无论是不是他的本族,都双目含泪,指天发誓。

知道光是煽动还不够,娑葛忽然将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噤声。待呐喊平息之后,又骄傲地询问,“马伦特勤,你告诉大伙,咱们从龟兹城撤离之后,唐军可有胆子来追?”

“没有!”娑葛的同族兄弟,被他封为特勤的马伦,立刻心领神会,站出来,骄傲地宣布,“牛师奖被吓破了胆子,只派了十几名斥候出城。发现咱们留下的断后兵马,立刻吓得逃了回去,四门紧闭,再也不敢露头!”

“哈哈哈哈……”娑葛的嫡系将领们嚣张的狂笑,对龟兹守军的反应极为不屑。

“且拙叶护,你来告诉大伙,周以悌和阿始那忠节两个,在三河口那边做什么?”娑葛撇了撇嘴,继续高声询问。

被他点到名字的叶护且拙,也心领神会。站出来,骄傲地拱手,“禀大汗,跑了,前天就跑了!发现咱们从龟兹撤离,周以悌和阿始那忠节两个,担心咱们掉过头来去打他,吓得逃进了大沙漠。这大冷天,等他们穿过沙漠从另一边走出去,麾下兵卒至少得死掉三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仅娑葛的本部将士在狂笑,其余仆从部落的埃斤,吐屯们,也一边笑一边摇头。

周以悌和阿始那忠节,早就被娑葛杀破了胆子。此番装模作样前来救援龟兹,前锋却始终没有渡过赤河。空有上万大军,除了给龟兹城内的牛师奖壮胆之外,其他一点儿作用都没起到。

如果唐军都是这种战斗力,甭说来一两万,就是再增加五倍,突骑施人都可以将他们杀个落花流水!

“阿斯兰叶护,你呢,你一直驻扎在这里,告诉大伙,姑墨城中,有多少唐军?”快速扫视一圈儿,将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娑葛继续点将。

被点到名字的叶护阿斯兰笑着站起身,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禀大汗,只有三千人。若不是狗贼拔悉德跟他勾结,带领部众混进姑墨城中,谋杀了摄图和渠黎,他们根本不可能拿下姑墨。”

“就区区三千唐军,敢抢了姑墨城还不逃,还敢主动给我下战书。你们说,我该怎么办?”看看火候已经足够,娑葛再度用目光扫视全场,同时高声询问。

“打过去!”

“打过去杀了他!”

“夺回姑墨,夺回粮草辎重,然后掉头再攻龟兹!”

……

众突厥将领士气大振,完全忘记了此刻自己一方的所有不利条件,齐齐振臂高呼。

“既然他自己找死,本可汗就成全了他!”娑葛自己,也热血上涌,红着脸,高声号令,“众将士,即刻回营收拾部众。一个时辰之后,兵发姑墨。明日早饭,我要拿张狗贼的心肝下酒!”

“得令!”嫡系的特勤、叶护们带头答应,其余各部将领也纷纷抱拳。对明日一战,充满了期待。

“马伦特勤和阿斯兰叶护留下。”娑葛点点手,叫住两位正准备跟众人一起去整顿兵马的心腹爱将。

被叫到名字的二人迟疑着转身,快步来到他的近前。娑葛则压低声音,对二人面授机宜,“马伦,你带领五千兵马,悄悄返回俱毗罗城。牛师奖绝对不会看着咱们去杀张潜,他只要领兵来援,你就杀他个措手不及!”

“是!”特勤马伦拱了下手,领命而去。

迅速将目光转向另外一位心腹,娑葛继续布置任务,“阿斯兰,你提前出发,绕过姑墨,拿下济浊馆。拔悉德为姓张的立下大功,姓张的肯定会分很多粮草给他。姑墨城未必能一天拿下,咱们先拿下济浊馆,屠尽拔悉部,把拔悉部的粮草夺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是!”阿斯兰也肃立拱手,正欲迈步出门。议事堂门口,叶护且拙却狂奔而入,“大汗,不好了,不好了,烧了,军粮全都烧了!”

“烧什么了?哪里的军粮烧了?”娑葛楞了楞,一把抓住叶护且拙的脖领子。摇晃着追问,“说清楚,敢乱我军心,我将你大卸八块!”

“姑墨,姑墨城!姑墨城中的军粮!”叶护且拙脸色惨白,喘息着将手指向窗口,“您看,天,天都烧红了!”

“啊——”娑葛的身体晃了晃,松开手,两眼直勾勾地看向窗外。

窗外,火光已经照亮了西方的天空。

是夜,残月染血,西边的天空也是一片殷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