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其他 完本 书单
173小说 > 其他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九十章 这孩子挺可怜的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九十章 这孩子挺可怜的

作者:百分之七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10-22 00:05:21 来源:81zw

与殷江红说笑间看,江北然发现自己走回了寝宫,刚才他便是在这更换的帝袍。

在官宦与宫女的一声声“陛下”中,江北然来到了一处高有十一丈的大殿前。

这座宫殿的的装修跟刚才让江北然直接“好家伙”的玄听殿有的一比,外梁和楣都是上古瑞兽的彩画,往里进,龙椅上方是金漆蟠龙藻井,靠近龙椅的六根沥粉蟠龙金柱直抵殿顶,上下左右连成一片,金光灿烂,极尽豪华。

殿内安有宝座台基,台基为七级台阶,金漆木雕龙纹宝座高踞在七层台级的座基上,宝座后面背倚雕龙髹漆屏风……

就在江北然四处打量时,却听银江红一声咳嗽。

“人呢。”

江北然听完一愣,不知道殷江红在喊谁。

然而大殿内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他。

间无人应答,殷江红面露愠色,深吸一口气,抬高一些嗓音道:“人呢!”

“在这……在这呢,大爹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龙椅后,穿着一袭淡粉衣裙沐瑶又惊又惧的跑出来连声道歉。

半年未见,这沐瑶身高虽是没多少变化,但身材却是越发玲珑有致,那小细腰被云带一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更是灵动有光。

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她发间闪烁,

可以说从江湖女侠摇身一变,成了婀娜多姿的小秀女。

不过从她那抓着裙摆时别扭的表情来看,可以看出她是真不习惯。

‘淦,她怎么在这!?’

江北然心里胯下一阵难以言喻的疼,因为下一秒他就猜到原因了,就算没猜对,估计也**不离十。

“前些日教你的规矩都忘了?手该怎么放!”殷江红厉声道。

沐瑶一听,连忙松开了抓着裙摆的手,如宫女一般站直身体,双手手心向下,左手上右手下叠于胸腹前。

“脚呢?”

沐瑶先是看了眼江北然,接着猜觉得有些屈辱的抬起左脚向后挪了半步,同时又保持双肩齐平,上身正直。

殷江红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向江北然道:“北然啊,我家这丫头实在是太过顽劣,而我知道的年轻弟子中,属你城府最深,所以想让她跟在你身边多学学,算本尊欠你一份人情。”

‘艹!’

殷江红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江北然还怎么拒绝?这根本就是硬塞进来啊。

而且跟着多学学什么的那都是屁话,不就是皇帝让他这正派弟子做了,魔教总也要安插些人进来,但你安插个傻妞进来有啥用啊???

为了避免这个正用余光不停向自己投来‘不许看,再看杀了你’的傻妞真留在这宫里作妖,江北然思索片刻后朝着殷江红拱手道。

“殷教主,朕以为沐小姐不爱红装爱武装,让她进宫恐是可惜了修炼奇才,朕记得九日兄精通诗词,在那次英杰会上,从诗词中朕看出他胸怀大志,不如让他进宫,朕给他封个一品大员,共同治理晟国,您看如何?”

听到这话,沐瑶在心里一顿拍手,一种知己感油然而生,顿时觉得江北然眉清目秀的。

殷江红听完则是先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江北然一样,感觉这段对话曾经有出现过,不过稍微想想也就释然了。

上次他想撮合这一对,特意让江北然和沐瑶一起去查黄帮这个几乎没有线索的无头案件,但没想到江北然仅仅花了三天时间就解决了,还急不可耐的就把沐瑶给塞了回来。

看得出一路上两人相处并不愉快。

殷江红也只能叹息,毕竟沐瑶那性子他这做爹的再清楚不过,除了自己和她大哥,她是谁也不放在眼里。

但殷江红相信,感情这种东西,只要多花点时间培养,总能开花结果的。

上次是因为时间太短,这次直接把沐瑶扔进宫里让她和江北然朝夕相处,殷江红相信江北然一定会发现自己女儿身上的可爱之处。

所以殷江红听完直接摇头道:“先不说九日的个人意愿,你觉得关十安会同意这事吗?修炼者不能当的,可不仅仅只是皇帝而已。”

‘唉……’

眼看着最后的希望破碎,江北然也只能点头道:“既如此,朕遵从殷教主的安排。”

见江北然这么快败下阵来,沐瑶连忙喊道:“大爹~瑶儿保证不会再惹祸了,您别不要瑶儿嘛~大爹~”

“少来这套!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竟做些荒唐之事,这次本尊若不再好好磨磨你的性子,你下次怕是要把这天都戳出一个窟窿来!给我站好!”

“唔……”

沐瑶恢复站姿,脸上满是委屈。

‘唉……还是个连自己爹都搞不定的战五渣女儿,你咋就这么没出息呢!’

不过殷江红这次会说的如此严厉,江北然估计还是跟上次沐瑶被抓一事有关系,估计被殷江红救回去之后没少挨训。

知道结局已经没法改变的江北然先是看了眼沐瑶,然后又看向殷江红道:“不知殷教主想要朕如何安排沐小姐?”

殷江红随意的甩手道:“随便给她个女官做做就好了,主要是让她能跟着你多学多看。”

沐瑶听完脸上的委屈更明显,但她又不敢开口反对,只能不停咬自己的下嘴唇。

‘女官啊……’

女官又称宫官,听起来好听,就是就是高级宫女,平时负责管那些普通宫女,训练训练刚入宫的小宫女,当然,照顾皇室成员肯定是她的主要工作。

‘太惨了……’

《我的魔教教主父亲把我送到宫里当宫女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不正常》

江北然觉得沐瑶心里应该是有这么一本书想写的。

在江北然想着要怎么安排这小女官时,殷江红突然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来,你先跟我出来一趟。”

江北然点点头,顺势跟着殷江红走了出去。

等两人离开,沐瑶委屈的蹲了下来。

‘大爹这次怎么这么狠心呀……’

来到外面的花园中,殷江红看着江北然道:“北然啊,我知道沐瑶在你眼里顽劣不堪,但如果你能多花些时间去了解她,会发现这并不是她真实的样子。”

‘靠……这是要硬灌**汤吗?’

殷江红自然听不到江北然心里的吐槽,依旧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沐瑶这孩子小时候很苦,村子里闹瘟疫,天天都在死人,但因为当地县令瞒报,所以迟迟没人来救他们。”

闹瘟疫的村子江北然见过非常多,在这缺乏卫生意识和医疗条件的时代中,每年因为瘟疫而死的人甚至比饿死的人还多。

“沐瑶因为天生体质好,所以她全家人都感染上瘟疫时就她一个人好好的,所以她就扛起了照顾一家人的重担,但瘟疫尤其是孩童时期的她能治好的。”

“第一天,她两岁大的弟弟死了,是她亲手埋的,第二天她娘死了,还是她亲手埋的,直到我教的教众找到她时,全家八个人,已经只剩下了她一个。”

“她刚被带到教里时,好几天都没说过一句话,也不哭,但却是什么活都抢着干,教里的人都很心疼她,包括我在内,所以后来我便收她做了我的义女。”

“沐瑶天赋很好,很快就成为了同龄弟子中的佼佼者,同时她懂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认为她家人直到死的那天都没等到大夫是因为朝廷毫无作为,而朝廷之所以好无所作为,就是因为正派的打压。”

“至此之后,她只要看到你这样的正派弟子都不会给好脸色,但其实她真的是个好孩子,教里的人也都很喜欢她。”

这句话江北然倒不觉得殷江红硬要把黑的说成白的。

因为当初孔芊芊也跟他说过沐瑶平时对她很好,只是因为孔芊芊的胳膊肘老往他这拐才会常常生气。

长吁一口气,殷江红看着江北然认真道:“之所以将她交给你,是因为她对正派的恨已经太盲目了,而且经常会做出一些冲动之事,甚至……算了,不提也罢,有些事情我教不了她,但身为正派弟子的你一定可以,沐瑶是我很重要的家人,就拜托给你了。”

‘您对我这信心是哪来的啊……’

但面对殷江红这样完全放下架子的话语,江北然自然也是认真回答道:“晚辈会尽力的。”

这一刻,殷江红不是教主,他也不是皇帝。

这是一位老父亲的嘱托,而他作为一个小辈接受了这份嘱托。

“谢谢。”殷江红微笑着点了点头。

重新回到静心殿内,正蹲在地上画圈圈的沐瑶连忙站起身调整好了站姿。

殷江红先是瞪了她一眼,接着对江北然道:“如此,沐瑶就托付给你了,定要教好了她,她弱势不听话,你便让獬雕送信给我,我一定马上就来。”

“朕知道了。”江北然点点头。

“那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慢慢琢磨吧,本座也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就先走了。”

“大爹!”听到殷江红要走了,沐瑶忍不住喊道。

“乖乖听皇上的话,听到没。”殷江红看向她说道。

“知……知道了。”沐瑶点头。

“嗯,那我就放心了,等事情都结束,爹会来看你的。”

殷江红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大爹……”沐瑶呢喃一句,身体一下放松了下来。

“哎,谁让你放松的,保持好站姿,你可是女官,要给其他宫女做榜样的。”

“你!”沐瑶指向江北然,但想起之前反抗江北然的经历,和大爹的话语,最终还是乖乖保持好了站姿。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走到她旁边道:“朕也是讲道理的人,若是你表现的好,朕也会如实告诉殷教主,说不定你就能早点回去继续当你的魔教侠女了,听明白没?”

“哼!我才不要听你的话!”沐瑶说完将头扭到了一边。

“站好!”

沐瑶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将头摆正了。

“很好,只要你保持住,很快就能回去了。”说完便朝着旁边的书架走去。

用余光瞥了眼江北然,沐瑶在心里安慰自己道:‘这都是为了能早点回去,才不是听他的话呢!’

看了眼数十米高的书架,江北然看向刚才就一直站在数米外跟着他的宦官问道:“你叫什么名?”

那宦官立马跪下回答道:“奴才贱名叫顾尽忠。”

“尽忠?”江北然笑了一声,“是何职务?”

“小的是内官监司礼……”

“负责什么的?”

顾尽忠听完先是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唾沫,接着才回答道:“小的主要管采办皇上您所用的器物。”

江北然听完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问道:“书呢,也归你管吗?”

顾尽忠听完连忙叩首道:“殿内所有的书都是陛下的。”

江北然听完哈哈大笑道:“倒是圆滑,好,朕换个方式问你,这些书籍都是你采办的吗?”

“是小人采办的。”顾尽忠回答道。

“好,晚些你列个清单,朕要知道所有书的名字,和里面的大概内容,给你一天时间,办妥它。”

顾尽忠听完浑身一颤,这么多书,一天内想整理出个大纲来那简直是强人所难。

但顾尽忠还是立即叩首道:“遵旨。”

“嗯,去吧。”

顾庆忠听完连忙撒丫子往外跑,这可是争分夺秒的事情。

而江北然则是翻看起了刚才随手抽出来的那本书。

“这里少说也有几千本书,那人怎么可能一天整理出大纲来,你也太强人所难了。”

这时还维持着站姿的沐瑶开口道。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合上书走到沐瑶旁边说道:“你在教朕做事啊?”

看着江北然那灿烂的笑容,沐瑶却是感觉心里一凉,紧张的喘了几口气道:“我……”

见沐瑶没再说话,江北然才收敛起笑容道:“以后若是再敢以下犯上,朕会让你好好长长记性的,若是你觉得朕做不到,可以尽管试试。”

沐瑶虽本能的想开口反驳,但想起大爹单独跟江北然出去过,所以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