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其他 完本 书单
173小说 > 武侠 > 盖世双谐 > 第四十二章 大战妖道(上)

盖世双谐 第四十二章 大战妖道(上)

作者:三天两觉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5-21 22:19:18 来源:81zw

孙亦谐的喝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威慑作用,相反,他刚吼完这句,屋里就有两位“美人儿”扭着水蛇腰朝他过来了。

“唷~这位公子,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

“就是~何必呢,不如让我们陪您喝一杯,给公子您去去火儿。”

说去火的那位,一边说着,一边还撩了撩自己的衣襟,有意无意地又多露了些白花花的肉出来。

孙亦谐见状,立马将手中三叉戟一甩,逼退了那两“人”,冷笑道:“呵……少跟我来这套!”

说罢,他顺势就把三叉戟递给了自己侧后方的谢润,并开始脱裤子:“谢大哥,你先帮我拿一下兵刃,且看我怎么收拾这两个妖孽!”

谢润当时就惊啦,心说你这大义凛然的状态和这猥琐猴急的行为也太分裂了吧?

连黄东来都看不下去了,赶紧上来抓住孙哥,阻止了他的脱裤行为:“孙哥!孙哥可以了!过了!给兄弟一个面子,咱做个人行不?连妖精你都不放过吗?”

“你说什么呢?”孙亦谐理直气壮地回道,“童子尿可以破妖法你懂不懂?我这是准备把她们泼出原形,你想哪儿去了?”

且不说黄东来和谢润怎么想的,反正孙亦谐的这个主意明显行不通。

像童子尿、黑狗血、驴蹄子之类的东西,的确可以破解一些妖术或是道法,但那也要分场合和用法,直接朝目标滋过去多半是不灵的。

另外,严格来说,只有五岁以下小男孩的尿才叫童子尿,用来驱邪作法时的效果最佳;超过五岁,十岁以下的呢,效果至少减半;而十岁以上的,那就完全没用了。

“啊?”黄东来表情微变,“还有这种操作?”他又想了想,“不过孙哥啊,这屋里那么多妖精,你……那个够不够啊?”

“那要不你也来帮我?”孙亦谐道。

谢润听着这俩货的对话,嘴角抽动,太阳穴上青筋直跳。

他堂堂一永镖局的三当家,你让他站在两个十七八岁的小辈后面,替他们拿着兵刃,然后看着他们站那儿滋尿?

谢润都懒得听完他们那话,当即一个闪身绕前,用手中火把朝前一扫。

站得离他们最近的那两位“美女”见火苗靠近,立刻吓得花容失色,惊叫后退,无奈谢润动作太快,她俩躲闪不及,衣服上还是沾到了火星子。

结果,和那假雷不忌、假谢润一样,这两位也是沾火就着,瞬间就燃成了两个火人。

不同的是,因为它们没有跑进雨里,所以燃烧的时间更久一些……

在火焰的包围中,那两位“美女”渐渐现出原形,成了纸人纸相,而且它们还因恐慌而在屋内乱窜乱跑,由此又殃及到了其他的“美人儿”们。

几乎是在转眼之间,这丹房内便成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孙、黄、谢三人站得离门近,要退出来自是不难,但……这丹房里还有个孔衡基呢。

这孔书生即便是有点儿讨人厌吧,但至少在他们面前也没做出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身为江湖侠客,不能见死不救啊。

这种时候,还是谢润靠谱,他那金钟罩尽管还只是“刀枪不入”,没到“水火不侵”的境界,但耐受力肯定是比常人强得多了;这一刻,只见他一甩手就把三叉戟又丢还给了孙亦谐,然后自己脚下一点,跃上了前方那张长桌,接着,他便大踏步地踩着那些山珍海味一路冲到了孔衡基的面前。

而此刻那孔衡基呢,明明已身处火场正中,其左右的美女也都跑开了,但他却还是一脸陶醉地坐在原处,好像周围的变故他都看不见一般。

谢润推测孔衡基应该是中了幻术,所以他也不管对方是否愿意,一伸手便攫住了孔衡基的衣襟,想把他强行拽起来拖走。

不料,这一拽,却拽出了事儿来……

按说,以谢润的力量,要拽走孔衡基这种弱不禁风的书生,那就跟提溜个小鸡子儿差不多,但眼下谢润一使劲,却只是把孔衡基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并将其身体朝门口的方向带了几分,可是孔衡基那脖子和脑袋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住一般,悬在半空后仰着,完全拉不动。

“你干嘛拽我?”一息过后,孔衡基忽然开口,用质问的口气问了谢润这么一句。

此时,房间里的火已经越来越大,烟熏得人快睁不开眼睛了,门口的孙黄二人也不断大喊着让谢润赶紧出来。

谢润也着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对孔衡基道:“我在救你!”

“救我?”孔衡基笑了,“呵……我何须你救?”说话间,他的脸慢慢变化,变得极为苍白,而他的舌头,也在逐渐变长,“此间已是黄金屋,此间已有颜如玉……留在这里多好啊?”

就在他讲这句话的同时,这屋中的幻境也在火焰中慢慢消退了。

那些变作美女的纸人此刻都已化为了灰烬,那满桌的佳肴美酒,也全都变成了腐肉蛆虫、臭水血污……

而孔衡基的形象,也从他失踪前那穷酸书生的模样,变成了一个白面长舌、脖子上还套着绳索的吊死鬼。

见得此景,谢润也明白,他们来晚了一步,这孔衡基已经没救了;可正当谢润想撒手走人时,那孔衡基却突然伸出双手,反攫住了谢润的双肩。

“我看……你也留下来陪我吧。”孔衡基一边说着,他那舌头就一边伸长。

那一瞬,其舌如一条有生命的毒蛇一般,飞速朝前一掠一卷,便将谢润的脖子给紧紧缠住。

练金钟罩的,就怕这个。

当年那葫芦娃是怎么遭重的?同样是排行老三,人家三娃那天神级的金钟罩不比你谢润强?最后还不是被“缠”功给破了。

眼下谢润被这么一缠,就算一时半刻内断不了气,接下来也难逃被火烧死的命运。

“唔——”中了这突袭后,谢润赶忙憋住一口丹田气,然后双拳并起,想打断对方那两只抓住自己肩膀的手。

然,他那拳头命中时,却好似打到了两根没有骨头的肉条上一样,没对孔衡基造成丝毫的影响。

于是,谢润又试图用手去强行拽断对方的长舌。

可孔衡基那舌头的表面覆满了血污蛆虫,又滑腻无比,本就因无法呼吸而使不上力的谢润连抓都抓不住那舌头,更别提扯断它了。

“难道我谢润今日就要殒命于此……”终于,谢润的意识开始模糊,人生的走马灯已开始回闪,他也差不多放弃了抵抗。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但见一道金芒乍然而起。

那是三叉戟的戟锋在橙红的火光映照中闪出的光亮。

呲——

冲进火场的孙亦谐只是用戟尖一挑,那孔衡基的舌头就断了。

“呃!呃——”断舌后那孔衡基惨叫连连,但因为嘴里含着半截拖长了的舌头而喊不出“啊”的音,只能喊出“呃”来。

与此同时,感觉颈部一松的谢润赶忙把缠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圈断舌扒下来扔了。

死里逃生的谢润并没有立即大口呼吸,而是用衣袖捂住口鼻,压低了身子,这才慢慢吸了一点空气。

不得不说,这谢润的意志力还真强,脑子也足够冷静;一般人经历刚才那种濒死的体验后,绝对会本能地先大口喘上几口气再说,但谢润在意识都有点模糊的情况下依然能想到:这里是火场,在这儿猛吸一口气,搞不好就能要了人的命。

在那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烧伤引起的感染是很容易死人的,体表的烧伤尚且如此,吸入性的肺部灼伤就更甭提了,一旦中招,死亡率极高,几乎没有救治的可能。

“闪呐!”孙亦谐帮谢润脱困后,一个转身就往外跑,只留下这两个字提醒谢润自己出来。

谢润也没给对方再添麻烦,稍微吸了点气后就紧跟着孙亦谐跑了出去。

就这样,三人有惊无险的从那丹房中逃离了,只可惜,他们除了发现孔衡基已死之外,并没有别的收获。

…………

雨,还在下。

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好事,因为这可以有效抑制住丹房的火势朝外蔓延。

谢润在寺院的廊下稍稍休息了片刻、呼吸了一些新鲜空气后也就没事了;说到底,孔衡基也只是勒了他一小会儿,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内外伤。

谢润是如何感谢孙黄二人的,这就不详说了,无非就是“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只要今天能活着出去我日后一定如何如何”之类的。

三人也不敢再多耽搁,因为孔衡基的死状让他们对雷不忌和行脚商的命运产生了更为强烈的担忧。

很快,他们就再度出发,绕过了丹房,沿着回廊向着寺院的更深处行去。

这回,他们一直行到了那“第五进”的院子,也就是最后的一进里;这个院儿,四周都是僧房,居中有间最大的套房,本是给这寺庙的住持预备的,但由于兰若寺自建成以来就是空寺,所以也从来没人住进去过。

如今呢,这房间自然就成了那铜宸道君的住所。

走到这个地方,就算是再怎么肉眼凡胎的凡人,也能看出些“妖气”来了。

却见那住持房的周围,笼罩着一大片如有实质的氤氲之气,即便在雨中也是凝儿不散,你若盯着那儿看得久了,便会感到两眼昏花,天旋地转,得移开视线才能缓解。

而就在谢润准备再次带头冲进去的当口,那房门,竟是从里面被打开了……

这不开则罢,门一开,更是妖气泄荡。

目力触及,光影蔼蔼。

耳音所涉,魍魉靡靡。

就连嗅觉上,都能闻到一股子令人作呕的腐烂气息自那门内涌出。

无论是谢润,还是孙亦谐、黄东来,都在那门打开的瞬间被一种无形的压力逼退了数步,因为他能感觉到,有某种存在感极强、极为邪恶的东西正在逼近。

“无量天尊。”

伴随着一声唱诵,那铜宸道君终于是粉墨登场。

和来到兰若寺之前相比,铜宸的外貌已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的道袍道冠没变,还是黑色的,那申字脸和紫面青目的特征也一样,但他的身形……反倒变得比以前更小了;以前他是大高个儿、瘦长身条儿,现在则是又瘦又小,宛若十三四岁的孩子,而他的胡须和头发,却又都由黑变了白。

懂行的朋友应该知道,妖精的相貌,一般不会因岁月而变,它若是变了,那多半是道行上有所进境。

这其中有两个基本规律——

其一,面相上,由少,变老,再变少。

其二,体型上,由小,变大,再变小。

这铜宸道君呢,现在面相上是在由少到老这个阶段,体型上则已经到了由大再变小的阶段了,足可见在这兰若寺里的短短三十年,让他的道行有了很大的长进。

“三位施主,贫道已在此恭候多时了。”铜宸的视线扫过眼前的三人,说话的语气那是阴阳怪气,“嗯……你们可算是来了。”

“你就是这儿的主人?”黄东来不跟他废话,率先发问道。

“好说。”铜宸回道,“贫道铜宸,确也在这兰若寺住了些年月。”

“哦,那就是你咯?”黄东来道,“说吧,你把不忌和那卖货的弄哪儿去了?”

“哼……”铜宸冷哼一声,“你们三位,倒是很讲义气,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要救别人呢。”

“干嘛?”孙亦谐这时上前应道,“咱们出来行走江湖,讲的就是一个‘义’字,会怕你这区区一个妖道吗?”言至此处,他话锋一转,“再说了,今日有我们‘石中虎’谢润谢大哥在此,能由得你猖狂吗?”

谢润听了这句,心说你小子够狠啊,刚才救我的也是你,现在把我推出去顶缸也是你,我是真看不透你啊。

“哼……哈哈哈哈……”铜宸听到这儿,不禁大笑,“几个凡夫俗子,不过学了点武功,就敢在本座面前大言不惭,真是可笑至极。”

妖怪就是妖怪,几句话一说,这铜宸就绷不住了,他对自己的称呼也从“贫道”变成了“本座”。

“算了,我也不与你们一般见识。”敛住笑意后,铜宸接道,“本座看你们几个也算有情有义、胆量不俗,比起当年被我耍弄而死的那‘四盗’以及那些个所谓的武林高手要好多了;这样吧……只要你们愿意束手就擒,本座可以让你们、以及那另外的两人都有个舒服的死法儿,保证在‘活祭’时你们几个毫无痛苦,你们意下如何啊?”

要不咋说这死物成精的妖怪情商低呢,这种问题他都问得出来,说明他揣度人心的能力已经肤浅到一定程度了。

听完这句,谢润当时就想破口大骂顺带直接动手。

却没想到,孙亦谐抢在他前面先开口了,而且还是用一种近乎高兴和兴奋的语气道:“哦?真的吗?怎么个舒服法啊?”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朝铜宸靠近了两步。

铜宸抚须一笑:“呵呵……你倒是挺识抬举的,那我跟你说啊,这个舒服的死法儿呢就是……”

他话还没说完呢,那石灰粉可就过来了。

孙亦谐这种对人下黑手都不眨眼的主,对妖怪那就更不会客气了,石灰粉糊脸的同时,他那三叉戟就奔着对方的下三路而去。

铜宸成精几百年还真没遇见过这阵仗,眼睛被糊的刹那他也是本能地一个踉跄往后退去,结果,他被自己身后的门槛儿绊了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却也因此刚好避开了孙亦谐那歹毒的攻击。

倒地铜宸当即暴怒,他一个腾跃便撼然起身,大袖一挥便用法力驱散了脸上的石灰,随即冲着孙亦谐大声暴喝:“呔!你这腌臜的小子,竟敢跟我动手?我看你是活腻了!”

孙亦谐理都不理他,趁他骂时,立刻追进,伸戟再刺。

铜宸见状,不闪不避,只是冷笑:“哼……我这修了三百年的金身,会惧你这凡世之兵?我就是站在这里让你捅……”

当——

他这个“捅”自刚出口,孙亦谐的三叉戟就照着他的胃那儿,捅进去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